首页 产品与技术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投资者关系 加入毅昌 联系我们   中文CHINESE.ENGLIS
eF工作流   公司邮箱
中国经济导报——工业设计:弘扬“广东创造”的抓手

2009年04月16日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1957、1958年世界经济危机之后的日本,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的韩国,都是靠工业设计立国而很快就走出了经济危机的泥沼。”中国工业设计产业巨头、广州毅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冼燃说,“每一次危机之后都会有故事,这一次的故事应该是‘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设计’。”
    事实上,不仅仅是冼燃如此认为――至少广东省经贸委亦有同样的看法。因为当记者在广东省经贸委采访珠三角的产业升级转型相关话题时,广东省经贸委人士力荐我们采访广州毅昌科技公司。广东省经贸委人士说,工业设计企业在广东省的产业升级转型战略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而毅昌科技是其中的佼佼者。
  
    工业设计之重——在份额、在战略、在影响力
  
    提到广州毅昌科技公司,如果不是业内人士,可能并不知晓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其实,毅昌科技在工业设计这一领域可算翘楚:中国市场所卖出的每3台电视机中,就有1台的外壳是由毅昌科技出品的;在一汽、长安、海尔、康佳、LG等众多知名企业的优秀产品中,都含有大量“毅昌设计”的成分。
    在3月末一个雨过天晴的下午,记者来到了广东省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载体平台之一——广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区科学城,这里也是毅昌科技公司总部的所在地。在毅昌科技的常务副总经理董风引领下,记者参观了该公司的设计作品展览室以及各个业务部门。穿行在楼道里,记者常常会驻足不前,因为在楼道的墙壁上,一路张贴的介绍工业设计相关图片文字吸引了记者。其中如历次世界经济危机中,工业设计是如何帮企业化危为机的;如中国与瑞士之间,钟表的产量和产值之间的强烈对比等,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随后,在记者采访冼燃的过程中才体会到,毅昌科技之所以安排记者在楼道里穿行,其用意之一就是让记者了解工业设计的重要性。
    无论是作为企业家,还是作为一个设计师,冼燃是一个比较欣赏韩国企业的人,他首先向记者说到的是韩国三星电子株式会社。据冼燃介绍,三星电子在17年前是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为了挽救企业,三星将当时在美国从事销售工作的李健熙召回。李健熙掌舵三星之后,确立了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复兴计划。随后三星便快速膨胀,目前,三星的年销售量超过了日本前7家电子企业的总和,成为了不折不扣领先的国际电子产品巨头。冼燃接着又举了一个不重视工业设计的例子:2001年,松下在华销售了200多万台电器,但到现在,这个企业在华的销售量减少到了40多万台。他认为,将价格战略置于工业设计之上是松下走到今天的主要原因。
    冼燃还给记者举了个汽车工业的例子。据冼燃介绍,从1999年某汽车品牌在广州投产,到2008年,该品牌共进行了八代改款,每次更改都使价格在下跌之后又回升6~7万元。冼燃认为,“该品牌所进行的创新,并不是发明创造,而只是对车灯、引擎盖、车尾,或是对内饰、导航系统进行局部的调整,通过工业设计的改款,使产品更符合时代气息,精美的外观造型能够让消费者感受到时尚的冲击,因而他们也愿意掏更多的钱来购买最新款的该品牌汽车。”
    “整个世界已经进入‘疯狂’的时尚时代,诺基亚可以在3个月内推出100款新手机,数码相机天天有新面孔。产品的功能固然重要,但产品的外在美感,已经成为消费者在商品的海洋中挑选产品的最重要参考因素。品牌力靠的是产品力,而在基本技术同构的产品中,工业设计正是打造产品力的关键所在。”冼燃说。
  
    工业设计之机——在理念、在转型、在信心
  
    在采访时,冼燃特别向记者提到他已将《珠三角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翻来覆去地看了多遍。在冼燃看来,纲要中寥寥几句关于工业设计的文字何其太少。冼燃认为,就广东的工业现实而言,工业设计正应该是大力扶持和鼓励发展的对象。
    据冼燃介绍,广东的工业显现出来的特征是以密集型制造业为主,但其以往的人力、土地等优势正在流失,规模庞大的制造业走到转型升级的重要关口,而工业设计恰恰可以作为改造传统制造业、实现从“广东制造”转向“广东创造”的抓手。“影响现今世界工业化进程的,主要是改良性技术创新――工业设计创新。大力扶持以工业设计为中心的自主创新产业经济,充分调动工业设计的创新潜能,能够从根本上提升广东的工业水平。走在改革前列的、外向型的广东制造业,可以通过工业设计杀出一条血路。”冼燃说得斩钉截铁。
    冼燃再次提到韩国。他表示,近年来,广东工业发展迅速,经济总量不断增长,很快就超过了新加坡、台湾和香港,但就是超不过韩国,这其中与韩国工业设计立国的理念是密不可分的。
    冼燃提出,现在绝对是发展工业设计的好时机,得出这一结论源于两件大事,一是全球性金融危机,另一个是北京奥运会的举办。他表示,日本在1957、1958年世界经济危机之后、韩国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很快就各自确立了工业设计立国的政策。而1964年东京奥运会、1988年汉城奥运会,均为两国增添了工业设计的信心。同样,我国现在也面临着一样的情形。当前的金融危机要求我国制造业的升级,要求我国的工业设计能于其中有所担当;而去年举行的奥运会,其精彩绝伦的开幕式表明,中国一样有非凡的创意,这为我国的工业设计的未来也增添了信心。
    “工业设计的另一个关键点是它能够创造净利润,不能永远是千万件衬衫换一架飞机。2000年,中国和韩国的服装价格还相同,现在韩国服装的价格是中国的4倍。用的都是中国的面料,为什么会贵4倍?是设计在其中起了作用。GDP是要靠净利润支撑的!我们的调查是,国内很多的行业,如果依靠设计——包括工业设计,在全球产业链上,每年增加1%的产值,10年后将会是相当可观的财富增加。总之,未来10年、20年的利润增加值就是靠工业设计。”冼燃说。
  
    工业设计之憾——在教育、在体制、在政策
  
    为什么这么多年,我国的工业设计相较于制造业的发展大幅滞后?冼燃认为,一是我国的教育体系难以培养出做设计的人;二是我国的企业,没有设计人才发挥空间的体制;三是我国还没有形成利于工业产业设计的政策环境。
    冼燃先介绍了他对我国教育体系的个人看法。“我曾经了解到教育发达国家的一个课程,即要求学生画一个瓢虫标本。那么,学生先要抓一个瓢虫,用什么工具抓呢?到什么地方可以抓到?什么样的瓢虫很好看呢?然后制作出来,随后还要画。看看整个过程,就知道学生的左脑右脑都锻炼了。而我们的教育,只锻炼右脑。虽然现在也有什么艺术课程,但多的也就是一年50个课时。这样的艺术培养能造就出设计人才?”冼燃说。
    在谈企业的管理体制时,冼燃说到了宝马车的设计。据冼燃介绍,一款宝马车从开始谋划设计到上市,需要5年时间,这期间,会出设计图,会制模,会选材,以及与配套厂商的沟通,到新车实验等,这些主要都是设计总监说了算。“但是在国内,很多产品是老总说了算。也就是说,一个非专业的审美人士来决定一个产品到底美不美。”冼燃认为,作为一个老总,应该是经营大师,管理的重点应该是战略、人事和财务。
    说到工业产业设计的政策环境,冼燃的遗憾之情更是立即溢于言表:“一点都感觉不到是以围绕工业设计而形成的整个工业体系。”不过,据冼燃介绍,现在广东开始极为重视工业设计,目前已经着手实行工业设计职称评定。
    据记者了解,冼燃正在向广东省政府提出建议,以营造有利于广东工业设计产业的政策、技术、资本、人才环境。记者还了解到其中的几个方面的建议,一是希望向政府争取到专项基金,直接投资于工业设计产业建设,并设立国家级工业设计大奖。二是建议广东省对优秀工业设计机构和企业实行相应的减免税。三是建议在广东省建立国家工业设计产业示范基地并同步建立中国工业设计学院。四是建议各级政府为优秀工业设计企业的机构融资创造有利的条件和提供担保,同时鼓励各类社会资本对工业设计产业进行投资,尤其是为工业设计企业引进外资搭建平台。
    在记者采访结束之后的多天里,冼燃的几个建议一直萦绕于脑海,其实这样的建议何妨推广到全国,因为传统制造业的升级不仅仅是广东省一地一隅的需要。